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校新聞 > 2 > 正文
閱 讀

合作·思辨·樹人——聆聽李慶久教授講座有感

來源:信息中心   時間:2020-06-20 18:14:01
 
       6月8日上午,金太陽教育李慶久教授應邀來到印江中學,為全體教師做一場教育改革的專題培訓。培訓共分為兩個環節,首先是李教授上《醉花陰》公開課,其次是他開設《新形勢下提高課堂有效性的實踐與探索》專題講座。培訓活動有驚喜,有反思,亦有感悟,讓我獲益良多。

小組合作模式的課堂教學

       隨著新課改的不斷推進,關於如何打造高效的語文課堂教學模式,成為新一輪基礎教育改革的主要目標。其中成效顯著的教學模式是以自主、合作、探究的方式開展,使原本死板的語文課堂變得豐富多彩。

       關於這種教學模式,我已不陌生,高一的時候也曾嘗試過,但因為組織協調不合理,規則不完善而停止摸索。李慶久教授的這堂公開課,給我們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,通過小組學習的模式,讓我看到了學生合作的能力,任務驅動下思維的碰撞,課堂回歸後學生的獲得感,老師真的“退”了下來,只是一個穿針引線的領路人。當然,這樣的課堂模式,對老師的備課能力要求更高,教師對文本要非常熟悉,甚至到了要將文本打碎再重組的地步。學生在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學習的時候,老師的引領才可能讓這堂課真正達到實效。
培養學生的思辨意識

       近年來,關於培養學生的思辨意識,是許多學者和老師所提倡的教學方法。所謂思辨,應是有質疑的眼光、並具有多元、理性的思維方式。不可否認,我們的學生缺乏一種思辨意識,我認為原因跟學生的閱讀相關。雖然在我所帶的班,每周都會有一堂閱讀課,但據我觀察,大部分同學讀的都是華而不實、空洞無物的文章,各種偽抒情、偽情調、偽崇高瀰漫在他們的閱讀及寫作中。久而久之,閱讀逐漸淺層化,思維也顯得單薄無力,學生隨之對閱讀也會失去興趣。針對這種現象,我曾要求我班的學生讀文學經典,經典作品是人類智慧的結晶,裡面有太多的東西值得學生去探索,並且每周做一次讀書彙報,根據他們的彙報情況來看,學生讀文學經典,更多的是以一種從眾心態和膜拜的心理在閱讀,僅僅只是停留在講講這個離奇的故事,說說這個劇本的優點,不再有更進一步的思考。

       為了拓寬他們視野,在上《林教頭風雪山神廟》的時候,我試著找了一篇關於武鬆打虎解讀的文章讓學生閱讀,作為課外拓展。結果學生的反應全是說:“這個作者胡說八道。”學生的反應如此統一,也從側面說明學生僅僅只是浮光掠影、淺嘗輒止的閱讀。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與作者形成對話,沒有生成自己的問題。如果文學經典不能致用於當下,不能和個體的生命經驗相聯繫,不能思考人生,思考社會,思考文化,反思自我,那麼這個過程就不能形成對文化的理解與思辨,以及對自我的反思與創造。

當代語文應教學生做人

       在李教授《醉花陰》公開課的互動環節中,小組發言人上臺發表本組觀點時,李老師要求他先鞠躬,並且不能太隨便,鞠躬的彎度要大。其次在詢問其他小組對本組的觀點是否有補充或不同看法時,要加上“請問”二字,最後觀點發表完了,上臺發言的小組代表還要再鞠一躬,方可下臺,回到自己的座位。這個看似在整個互動的環節中,分量很小的環節,卻是在幫助學生如何完善自己的人格。

       有愛的教育,心靈的塑造也是語文教育必不可少的一環。我比較喜歡用大自然的四季來比喻人生的四個階段,而此階段的學生正處在人生的春季,最富於感知力的時代,同是也是由自然人走向社會人的過渡階段,因此道德教育尤為重要,儘管我們學生需要學著用理性的眼光去看待問題,但是那隻能告訴學生應該怎樣去想而不是告訴學生應該怎樣去做。

       李教授的講座中,有句話非常打動我:“當代的語文應教學生做人。”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腦袋里首先浮現的便是塞林格《麥田裡的守望者》及餘華《十八歲出門遠行》中那些我原來以為自己已經讀懂但其實並沒有讀懂的東西。

       育人是一輩子的事,作為一名新老師,我才剛剛起航...... (作者:語文組  楊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