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校新聞 > 2 > 正文
閱 讀

支教隨筆——與你們的情誼,無論遠近,歷久彌新

來源:“中南民族大學研究生支教團”微信公眾號   時間:2020-05-05 15:03:18
 
“武漢—印江,遠距離輔助教學”
 
        由於貴州省全省學生統一觀看“空中黔課”網上課程,所以我沒有直播教學。我的教學任務便是監督和輔助學生完成網課學習、課程筆記作業的檢查和課後答疑。
 
       對應課程表的上課時間,我會提前發佈課程內容及課後作業,每周定期檢查筆記作業,並給予適當的評價。
\
 
       在網課學習中,我發現很多同學會有偷懶不認真聽網課、不完成作業等行為,此時我會適當地批評,和他們交流學習心得,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問題。
 
       有很多學生會主動找我問題目、積極地將作業和筆記發給我檢查,我會給予很大的鼓勵和表揚。
\
\
 
       我會和同學們同步收看網課,做好筆記便於解答他們學習上的疑惑,同時學習網課授課老師的教學方法,以提升自己的教學能力,做到教學相長。
 
   
“陪伴,是心與心交流的一扇窗”
 
01“老師,你什麼時候回來呀?”
 
       這大概是這個假期同學們問我最多的一句話,原定的2月17日開學因為疫情而一拖再拖,於是這個問題便從2月中旬一直問到現在。因為我在武漢,學生們每次和我聊天都會問“你那邊怎麼樣了”、“你的身體各項指標還正常吧”、“你千萬不要出門呀”、“你們小區還不能進出嗎”,以及不斷被重覆的防疫方法口訣,仿佛我才是被照顧的那個孩子。
\
 
       偶爾會想起在學校的日子,很多孩子因為家庭陪伴、學習壓力、各種困惑會產生消極情緒,每次課下他們總會找我聊一聊,我輕輕地拍著他們的背安慰他們;
 
       有時是在放學時間、或者晚上回家時,我陪著她們在街上慢慢地走,聽著他們訴說心事,幫助她們將消極情緒發泄出來,讓她們抱著我哭一會兒,輕輕地說出安慰和鼓勵的話,希望她們會好受許多。
 
 02“印江下雪了,武漢怎麼還沒下雪?”
\
印江的雪景
 
       有一天早上,一個學生突然給我發了一段視頻,外面白茫茫一片,漫天飄著雪花,她說“印江這邊下雪了,好大的雪,武漢那邊下雪了嗎?”說著便往外邊走,給我發了一段又一段視頻,第一次隔著屏幕看印江的雪景,感覺很奇妙。
 
       同學們平時總喜歡找我聊天,天南海北各種聊,聊印江那邊的情況、聊今天的日常、向我炫耀過年紅包有多少、問我新冠病毒的來源,話題從生物、數學、英語聊到播音、學生會、生活日常、情感問題,甚至是單純鬥圖、鬥嘴,沒有事情也喜歡戳戳我。
 
       他們對我的稱呼也各不一樣,“小餘老師”、“老餘”、“惠惠”甚至“小惠”,我倒覺著十分親切,總覺得一到課下我們更像是朋友了,我很喜歡這樣被信任的感覺。和他們聊天的時候我發現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很多事情上我們的關註點不一樣,瞭解他們的想法讓我會開心又驚喜。
 
03“老師,你能不能當我的心理輔導員”
 
       一個同學突然說出這句話,我心裡又驚又喜並答應著。其實我和學生聊天的時候常有情感或學習上的問題,只是沒有人用這樣嚴肅又可愛的句式問過我。
\
 
       學生和我說心事時,我會耐心地傾聽他們的困惑,幫助他們認識並解決問題,幫助完成心理狀態的調整,每次學生說“好的,我明白了,謝謝老師”,我都倍感欣喜,這仿佛也給了我一些自信。
 
       愈人難愈己,每次安撫學生,仿佛也是自己與自己的一番交流。對未來的恐懼緊張,自身的困惑焦慮,看待事情的單一不靈活,這些問題我自己身上也會出現,幫助他們的同時我自己也有了更多的成長。
    
“我總希望告訴更多人,我的孩子們有多棒!”
 
         假期間公眾號的推文發佈數量增加到51篇,關註量增長到944人,各項功能也在不斷完善中。
\
 
       假期間我一直在更新“印江中學團委”公眾號的推文,我覺得公眾號是團委與學生之間的一扇窗,通過這扇窗,我們告訴學生他們參加的每一個活動、獲得的每一個成績,盡可能地讓學生在這個平臺上展示自我。
\
 
       和書記交流討論後,我們設立了“青言心聲”幫助學生們勇敢發出自己的聲音、說出心裡話,新設立了“美文鑒賞”讓學生們展示自己的作品。
 
\
 
       在假期間我整理了團委部分社團的資料,將所有的活動、榮譽、社團基本介紹等全部整理出來,以推文形式在公眾號發佈,讓更多地人看到印江中學的孩子們有多大的力量,舉辦如此豐富多彩、創意十足的活動,向社長們收集素材的過程中我也能感受到同學們對社團的熱愛。
 
\
在家遠程辦公
 
       我在疫情期間還有另一項工作,那就是“抗疫”展板內容的查找,我們在家裡遠距離辦公,真正深入去瞭解抗擊疫情的全部過程以及“最美逆行人”的抗疫故事,我感動於他們的無私奉獻,我慶幸於我們的國家有這樣一群勇敢的人。
 
 一件趣事
 
       學生們拍照時容易拍的凌亂或者不會擺姿勢,於是一對多拍照教學開始。
\
\
       看到他們拿著吉他帥帥的成品照,和自己蠢蠢的照片對比,我酸了。
 
期望
 
       已經離開你們三個多月了,但陪伴和交流讓我們仿佛沒有遠隔,時常翻開相冊就會想起學校里很多有趣的故事,甚至笑出聲來。
 
       “等我回去,你們又可以見到活的小餘老師啦!”
\
(文、圖/餘   惠)